黑光网 首页 > 影楼资讯 > 热点资讯 > 大千世界有那么多美好的东西,为什么非要拍些「反人类」审美的东西?

大千世界有那么多美好的东西,为什么非要拍些「反人类」审美的东西?

转载自:公众号:原画册 2021-02-23 作者: 原画册KKM 我要投稿
分享到:

  去年写作的系列大众破冰艺术摄影系列文章,收到许多好评,但同时也有许多尖锐的「拷问」。例如这个:

 

  网友A:

  大千世界那么多美好的东西不拍,拍些所谓冷面的、看起来乱七八糟的、云里雾里的东西就艺术了?拍这些犄角旮旯、社会阴暗面、满地鸡毛、不知所云的东西,是显得自己比较特别?反人类普遍审美你确定不是在冒犯观众吗? 

 

  由于隐私保护,上面的评论化名为“网友A”,文字也经过了处理。他所指的是当时文章中列举的一些作品,包括一些大师作品和摄友们的习作:

 

大千世界有那么多美好的东西,为什么非要拍些「反人类」审美的东西?

©《民主森林》,威廉·埃格尔斯顿

 

大千世界有那么多美好的东西,为什么非要拍些「反人类」审美的东西?

©《不寻常之地》,史蒂芬·肖尔

 

大千世界有那么多美好的东西,为什么非要拍些「反人类」审美的东西?

  ©《色彩》习作, Dam keeper

 

大千世界有那么多美好的东西,为什么非要拍些「反人类」审美的东西?

  ©《色彩》习作,崔健

 

  我们并不想把这样的评论定性为「乌合之众」不再继续对话了,因为网友A的感受的确也是部分朋友阅读「大师作品」时的真实反映。在《为什么你讨厌所谓的“艺术摄影”?》中,我已经解释了这种心理的产生的原因在于,大众对「那些流芳百世最牛的摄影作品」的视觉期待落空,并用冷面、非叙事、不确定等补丁部分还原了艺术摄影的本来观感。

 

  但没解决的问题是:为什么摄影往深了去就走向了这些「反人类普遍审美」的方向呢?

 

  下面我们中立客观聊聊,也期待给困惑的你更多帮助。

  -

 

  01

  所谓「反人类」审美,

  是个什么审美?

 

  网友A的评论隐含着一层语义,即那些被描述为「冷面的、看起来乱七八糟的、云里雾里的东西、犄角旮旯、社会阴暗面、满地鸡毛、不知所云」的东西,就是与人类普遍审美相背离的,就是反人类审美。

 

  如果反向思考,可以看出他所定义的人类普遍审美,大概是「漂亮、美好、让人舒服、感动、抒情、有深刻的社会意义」一类,总结起来就是——

 

视觉正能量

 

  在多次线下课程中,当我们问到“什么样照片是美的?”,几乎每次都会得到诸如「舒服」和「漂亮」「震撼」「奇特」等答案。

 

  符合网友A所指的大千世界的美,可以在IPPA、MPA、国家地理、索尼摄影比赛公开组中被广泛看到:

 

大千世界有那么多美好的东西,为什么非要拍些「反人类」审美的东西?

© 丹尼尔·海里格(Daniel Heilig)

2019年MPA摄影大赛总冠军

 

大千世界有那么多美好的东西,为什么非要拍些「反人类」审美的东西?

© Tomlslav Velc 

2021年索尼摄影大赛国家组,克罗地亚

 

大千世界有那么多美好的东西,为什么非要拍些「反人类」审美的东西?

© Jassen Todorov

虚幻,2018国家地理摄影大赛总冠军

 

 

  对啊,这些是多么容易被震撼的图像啊,大千世界的美拍都拍不完。

 

  我们再来看部分被归类为艺术的作品的观感:

 

大千世界有那么多美好的东西,为什么非要拍些「反人类」审美的东西?

©《贝多芬的眼镜》

选自Ricarda Roggan的项目《Apokryphen》(伪经)

这是比较偏中性的表达。

 

大千世界有那么多美好的东西,为什么非要拍些「反人类」审美的东西?

©《The River Winter》,Jem Southam

相对于风光大片,画面的「乱」和题材的非猎奇,是一种中性偏负面的表达。

 

大千世界有那么多美好的东西,为什么非要拍些「反人类」审美的东西?

©《鸦》深濑昌久

动物为什么拍得「丑」?因为这部作品本身就无关漂亮与舒服。

 

  比较二者的话,后者更常出现中性乃至负面的意象。所以本质上,网友A所描述的不是「反人类」审美,其实是只是「反舒服漂亮震撼」的审美。而从100多年的摄影史来看,

 

「舒服」「漂亮」「震撼」虽让人爽,

却是艺术作品的既非必要,

更非充分条件。

 

  其实还是因为观者的审美光谱局限在较小的区域,而艺术作品们却是连续、广泛地分布在光谱坐标各处的,具体可以参考《为什么有些摄影作品“看不懂”?》。而另一个原因还在于尺寸、媒介等问题,参考《看不懂摄影大师作品谁的错?我帮你找一点客观原因》。

 

  那,艺术作品中为什么总存在「反舒服漂亮震撼」呢?这是大师们宣扬在「负能量」吗?

 

  -
 

  02

  为什么要「反舒服漂亮震撼」呢?

 

  先说结论:

 

  当你要真诚、细腻、深刻表达一件事情的时候,只动用「舒服」「漂亮」「震撼」一类的语言是不够的,几乎无法回避中性表达乃至负能量。

 

  这就好比文学写作,我们即会读到余光中先生《绝色》中「月色与雪色之间,你是第三种绝色。」这种充满惊艳与美感的语句;也会看到鲁迅先生《过客》里「东,是几株杂树和瓦砾;西,是荒凉破败的丛葬;其间有一条似路非路的痕迹。」这样有些荒凉破败的描写。

 

  如果你将杰克·凯鲁亚克的写作限制在「舒服」「漂亮」「震撼」一类,那么他无论如何也无法成为「垮掉的一代」的代表。

 

  摄影视觉也是一种语言。人类的情感不仅仅只有「舒服」「漂亮」「震撼」一类,也包括了很多中性色彩、负面情绪的表达。正能量在弘扬社会正气方面是个好东西,但在摄影和其他多种门类的艺术表达中却未必是。

 

  纵观艺术史,你会发现延绵上万年的艺术作品,所描绘的并非只描绘美好的一面,也充斥着死亡、暴力、苦难。古典艺术常带着一种对宗教的宣扬和精神的歌颂,而当代艺术出现在后现代的解构主义背景中,常出现“发问”的形式。

 

大千世界有那么多美好的东西,为什么非要拍些「反人类」审美的东西?

©《希澳岛的屠杀》,布面油画,德拉克洛瓦

古典绘画中描绘的“苦难”

 

大千世界有那么多美好的东西,为什么非要拍些「反人类」审美的东西?

©《艺术家在场》,行为艺术,阿布拉莫维奇

当代艺术中的“发问”倾向

 

  所以我们也经常说,

 

当代艺术不仅审美,也审丑

 

  事实上,更多可以被称为「艺术」的摄影作品的常见的特征是冷静、客观、复杂、多元。其实它们也没有刻意「反舒服漂亮震撼」,只是会根据创作者的需要平等对待正面的、中性的、负面的意象而已。因为如果只追求讴歌壮丽美好幸福,就束缚了手脚就只是「爽片」。

 

  之所以「反舒服漂亮震撼」的作品容易让人觉得被冒犯,是因为大家会将生活中对「负能量」的厌恶迁移到对艺术作品的期待中来,潜意识里觉得

 

大千世界有那么多美好的东西,为什么非要拍些「反人类」审美的东西?

 

  而这几乎是大众对艺术认识的最普遍的刻板印象了。

免责声明: 本站部分内容、观点、图片、文字、视频来自网络,仅供大家学习和交流,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如果本站有涉及侵犯您的版权、著作权、肖像权的内容,请联系我们(0536-2986556),我们会立即审核并处理。
网友评论
专访新生儿摄影师桃子
专访新生儿摄影师桃子
很多黑光图库的网友对桃子老师一定不陌生,他的作品总是给人一种幸福温馨的感觉…
专访修图师溪溪
专访修图师溪溪
伊人如画,岁月如歌,一幅幅充满灵秀之气的古风人像摄影作品均出自修图师溪溪之手…
专访儿童摄影师吉祥
专访儿童摄影师吉祥
到儿童摄影,呈现在大家脑海里的一定是富有感染力的笑容和天真可爱的表情…
专访安文超修图培训机构
专访安文超修图培训机构
学习仅仅是技术进步的开始,只有不断的努力和探索才让充实自己,让自己离目标更加的接近…
专访数码师范文杰
专访数码师范文杰
他在这个行业已经工作十余年了,他见证了摄影从胶片时代到数码时代的过度…
专访摄影师晓俊
专访摄影师晓俊
人生没有捷径,也没有高速路,想要做好任何一件事情,都是不容易的…
专访摄影师霖灏
专访摄影师霖灏
我们请到了“五月映画”工作室的摄影师,当然也是这家工作室的创办人,霖灏…
专访中国金夫人集团总裁周生俊
专访中国金夫人集团总裁周生俊
一位在人像摄影行业辛勤耕耘49年的和蔼可亲的长者,取得的辉煌让他在行业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