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像摄影学会合作媒体

北京市摄影行业市场状况及对策建议
转载自: 2012-07-21 作者:高鸣时
分享到:

人物简介:
  高鸣时,1951年生人,中共党员,摄影业高级技师。曾参与过行业档案书志撰写工作。

高鸣时

  北京市摄影行业业务旺季已经启动。北京市摄影行业协会作为协助政府规范摄影行业市场发展的专业机构,对近年来愈演愈烈的市场乱象十分担忧。 据2009年粗略统计,北京市摄影行业有注册企业网点2653家;其中婚纱摄影企业约350家;大多集中在城区各大商圈附近。另外,从事影像冲印以及为影楼提供后期加工制作服务的大型制作企业约有10多家。公办、民营等摄影职业技术学校10多家。大型摄影器材城5-6家。摄影企业中,以中国、大北等照相馆为代表的传统老字号、大型摄影服务企业虽然数量不多,但在人像摄影服务中占有重要地位,也是规范化服务、诚信服务的传统标杆企业。

  摄影行业婚照市场的服务质量历来是社会和市民关注的焦点。近年来,由于影楼前期拍照和后期制作业务实行了专业化分工,虽然市场总量收入因为分工流水重复,表现为继续增长(包括了后期加工),但实际传统大型影楼开店数量却呈现明显减少。

  以著名的西单至西四婚纱一条街为例。 2009年营业网点24家(不含接单店),2011年末因各种原因停业已减少7家,减少数近30%。影楼年拍照数量也在相对减少。如原西四附近经营婚纱、婚庆一条龙服务的“罗曼罗兰”,撤店后宁愿在怀柔投资拍照景点基地、搞房地产开发,也不愿再开店经营。

  问题是:一方面,各种市场因素导致摄影行业来店客人逐年减少;另一方面,劳务价格上涨使企业经营成本增加,利润逐年递减,市场的挤压造成服务价格相对下降。经营难度增大。再加上区县个别商会借机勒索收费,摄影行业老板们普遍抱怨称“只忙活挣不到钱,感觉只为社会解决了就业。”

摄影行业无序发展的主要原因:

  1.摄影服务竞争形成的产业化分工简化了形式上的资本构成;个别企业专业化分工后虽规模扩大,但设想形成量产的规模优势几乎不可能,却相对加大了资本投入和经营成本。数字摄影和互联网商务的飞速发展使个体经营实现了脱离门市实体,诞生了虚拟实体的个人工作室业态。近年新生代追求时尚、旅游休闲摄影等综合消费新需求不断增长,给大量违规工作室的生存提供了现实可能,拉动了这种无序自由业态快速发展。据工作室圈内估计,北京市内现有大小工作室500多家(有资料称2000家)以上,多数无照经营。最大工作室已发展到几十人甚至上百人,每到春、夏、秋摄影消费旺季,市、区县拍照景点几乎是工作室的天下。原来自恃清高的影楼乘分工之机把细分的市场力图做大,斥巨资建设的片场、基地,由于“吃不饱”,被迫向工作室开放,为的是多卖一张门票,减少一份损失。本来是想尽可能拥有完善的拍照手段,没想到给自己的竞争对手做了一杯不错的羹。

  2.摄影市场发生了结构性变化,经营主体显示多层次;企业的规模结构明显改变;拍照手段工场化,片场、景点、基地成为主流;经营业态呈现多样性。大量工作室诞生事出有因:摄影经营与数码技术、电子商务的紧密结合,给违规经营提供了业务和技术通道;行业人力资源输出体系和物资供应体系继续发展;想从业又不成熟的务工人员越来越多,入业门槛比之前更低。竞争加剧了影楼向着资本集中、要素集中方向发展。各种拍照基地、片场、庄园等满足消费的经营模式应运而生。摄影消费呈现旅游化、个性化和影视化等综合消费特点。

  3.生产力方面,影楼拍照服务与后期制作明确分工,在竞争的激励下不断进行着产业化集中,大型片场、基地已经尝试跨界经营。但这种集中;不断提高的资本有机构成;客观上为个体违规经营提供了资本和产品要素支撑;(创造了超越工作室经营条件)另一方面,大量训练有素的技术人员从影楼脱离出来,他们熟悉影楼全部流程,抓住影楼的软肋,打着个性化服务的招牌从事隐蔽式的经营。影楼发展得不到合格技术人员;集约化经营尚并未使消费者见到实惠,而工作室服务价格比影楼一点也不便宜,甚至更贵。如工作室以团购的名义拉顾客入店,影楼迫于竞争的压力,也被迫接受低价服务,然后开展二次消费。招致部分顾客不满。众所周知,影楼场地经营成本比工作室高多了。拒不完全统计,过去一个300平米以上的影楼每月边际成本30至40套婚纱照;现在边际成本却增加到70-80套。竞争并未促进质量提高和保障消费者权益;婚纱影楼成为繁华都市一道亮丽风景已经不存在了。昔日橱窗设计赛获优称号的企业,现在已好景不再,市场的混乱亟需进一步规范。

摄影行业无序发展的影响

  影楼经营虽然不比从前,但本市大型综合图片社、影楼后期制作加工场生意却逐年增加,平均每户旺季日输出相纸约1000平米以上。有机会参加工场后期产品发布会你会吃惊的发现,各类大、小无名鼠辈工作室、夫妻店几乎占来宾总数90%,商家盛情款待。原因是,工作室冲印、制做业务反映在后期工场环节。按理说,这些图片社、加工厂应该挣钱。但也未必。几乎所有的影像制作公司都抱怨有工作室长期不结帐,甚至年底都收不回。为竞争原因,行业没有谁能带头把他们拒之门外停止加工。这就给日后行业秩序稳定造成隐患:工作室多数没营业执照,网上只是虚拟名称,经营驻所又非常不固定,经常是欠了债,变更地址电话又换另一个加工厂。常此发展下去,后患无穷,给行业发展带来不稳定因素。

  管理上,政府对行业协会作用要求进一步提高;甚至于连社区网点布局都要过问,但北京市摄影行业协会对影响行业健康发展的无序乱象由于缺少制约机制而无能为力;金融危机后,政策呼唤企业提高增长质量,科学发展,有序经营。在这种形势下,政府的要求和企业对协会的期盼,都要求北京市摄影行业协会在节制行业无序乱象,配合政府监督管理市场、规范行业健康有序发展等方面有所作为。

对解决摄影市场乱象问题的建议:

  1.政府有关部门应继续按照【京商交字〔2005〕5号文】精神支持协会对摄影企业开展监督服务;督促摄影企业与协会建立业务联系通道,汇总管理所需必要统计数字,定期对摄影经营者技术资质实行复审,支持协会配合政府监督管理市场。保证行业健康发展。

  2.打击无照经营和清理非法互联网推广信息。建议政府有关部门应该设法取缔无照经营。按照北京市摄影业地方标准审理各类工作室,加强对工作室正确引导和服务力度,将新的工作室业态导入合法、可控、健康发展的轨道;清理各类无照摄影网店、互联网推广信息,整顿市场秩序,把行业的发展规范到标准进入、合法经营,依靠品牌发展的健康之路。宣传好的工作室作为规范样板。

分享
朋友圈
新浪微博
QQ好友
QQ空间
免责声明: 本站部分内容、观点、图片、文字、视频来自网络,仅供大家学习和交流,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如果本站有涉及侵犯您的版权、著作权、肖像权的内容,请联系我们(0536-2986556),我们会立即审核并处理。
网友评论
专访摄影师霖灏
专访摄影师霖灏
我们请到了“五月映画”工作室的摄影师,当然也是这家工作室的创办人,霖灏…
专访摄影师肖宇
专访摄影师肖宇
因为美术,而爱上摄影,因为错过了自己的原有的梦想,而走上的摄影的道路…
专访中国金夫人集团总裁周生俊
专访中国金夫人集团总裁周生俊
一位在人像摄影行业辛勤耕耘49年的和蔼可亲的长者,取得的辉煌让他在行业里…
专访化妆造型师余爱
专访化妆造型师余爱
余爱,国家高级化妆讲师,中央电视台化妆师,中国新娘饰品高级定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