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光网 首页 > 影楼资讯 > 热点资讯 > AI摄影,是否会让摄影师失业?

AI摄影,是否会让摄影师失业?

2023-11-14发布     转载自:中国图片期刊社有限责任公司     作者:海杰     上传用户:大触不修图


  如果不需要“拍摄”就能生成图像,“摄影”这个词是否还有意义?AI生成的图像,能否被称为“摄影作品”,是否有资格拿摄影奖项?AI摄影的不断发展,是否会让摄影师“失业”......

  众多问题,伴随着AI摄影一同闯入大众视野。今天,我们请来了一位AI摄影创作者海杰老师,与大家一同探讨这些热点问题。


  “AI如此高效、强大,似乎“无所不能”,第一次让人类在一个“工具”面前有些沮丧和不知所措。但我仍然坚信,那些让人类区别于动物的东西,也终究能够让我们区别于机器或者程序。它们,叫作善良、良知、悲悯,以及对美和爱永无止境的追寻。”


——海杰


  尝试玩AI图像生成,我只能靠关键词+关键词+想象,有时候真的会很上头。我成为了一个“训图师”,眼看着根据我的描述,那些图像慢慢清晰,当意外和惊喜发生时,我才发现,被投喂的,是人,而不是图像。

《中途》系列。AI图像生成:海杰


  在AI绘图软件Midjourney的算法里,我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和熟悉的事物,想象出一个画面,用简单的句子或者关键词发出命令提示,然后等待生成。从生成的照片里捡拾自己满意的照片留存,而大部分照片都消失在算法的错位里。

《中途》系列。AI图像生成:海杰


  这些照片看起来似乎没有明确的主线,有点杂乱,但在后期生成中比较聚焦,大致指向中国西北的环境风貌、童年记忆补缺的诗意的图景,以及利用广告牌试图化身纪念碑的剧场营造。荒野、山坡和戈壁滩变成了我的语言飞行的潜意识地理。

  甚至,这些照片看起来更像是一场梦。

《中途》系列。AI图像生成:海杰


驾驭AI,或是被AI驾驭?
——对话海杰


  郭现中:我曾向我的学生介绍,海杰老师是一位著名的摄影评论家,但是我紧接着补充了一句现在也可以叫他“摄影”家了。实际上AI也颠覆了摄影,可能以后我们不叫摄影家了,甚至以后“摄影家”这个词都会改变,所以你是怎么看待我对你的称呼?是评论家还是摄影家?

  海杰:我觉得我在AI创作上还是一个体验者,因为从一开始我也和大多数人一样,都是带着玩的心态。我使用的AI绘图软件是Midjourney,里面有很多的关键词,我给它输入了一个命令:在一个阴天,长江三峡上行走着一条船,船上有一对中国情侣在相拥。

  生成的照片把我震惊到了,因为那张照片的情感特别动人,女人的手搭在男人背上。这个动作特别打动我,让我想到了颜长江和木格的作品。

《中途》系列。AI图像生成:海杰


  从那时起,我才开始有意识地去用AI尝试着生成一系列的作品,看看最后能达到一个什么样的效果。有一些看起来很时尚的照片,那是我尽量通过反复修改描述,生成了一种介于时尚和纪实之间的一种风格,我觉得AI挺好玩的。

《中途》系列。AI图像生成:海杰


  郭现中:也就是说你的那些作品都不是基于图像而是基于文字描述诞生的?

  海杰:只有一张是基于图像生成的。一个女人戴着墨镜在海边晒日光浴的那张照片,是我根据马丁·帕尔《贝尼多姆》系列作品之一为参照,再加上我的描述生成的一个中国版本的照片。除此之外,其他作品全部使用的文字描述。

《中途》系列。AI图像生成:海杰


  在我的作品中,有很多致敬了中国当代摄影家的作品。比如说冯立、张晓的作品,基于我对他们作品的了解,我描述他们的作品,然后AI给我生成一个新的作品。马丁·帕尔这张照片我只是很好奇AI能不能生成这样一张照片,结果生成后还是和原片比较接近。

  但是其中还是有很多问题,工程师在设计整个后台结构的时候可能把人像特写作为一个重点去设计的,所以很多人像特写都非常的清楚和逼真,但是远景或者一个宏大的场景通常就很差劲,尤其是人在大场景出现的时候,人物表现基本上都是失败的,有些没有眼睛,有些没有头发。这个就只能迫使我做一些比较近的人像和场景照片。

《中途》系列。AI图像生成:海杰


  郭现中:有两个人躺在麦田里的照片是如何生成的?

  海杰:那其实不是麦田,我描述的是:“两个青年情侣斜靠在内蒙古草原的草丛里”,一个很简单的口令,我以为会是那种浅的草丛,没想到生成出来会那么深。但是那个照片你放大以后会发现女人的左脸是有问题的,算法上存在一些小错误,但是它不影响整体。

《中途》系列。AI图像生成:海杰


  郭现中:我印象特别深刻的是在看你的照片时,我第一次意识到摄影要发生巨变了。它的规则,它的价值,它的所有东西都要发生改变了。你在做的时候有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海杰:我认为摄影它有属于自己的技术优势,输出上的优势可能更明显一些,但是它的速度慢并且需要前期各种的经营和布局。而AI生成的速度很快,有人认为它不够贴近现实,有塑料感。但是我后来做了一张穿红衣服的双胞胎女孩的照片,我发现它完全没有一点违和感,非常地吸人眼球并且它很贴近现实。

  就像我们当初看数码摄影,开始觉得这东西锐度太高,没有颗粒感,后来也都接受了这种数码美学。我认为这些与目前AI所处的情况异曲同工,如果用得多了,大家说不定就接受了AI美学,进而不完全去遵循原先数码摄影的标准。

《中途》系列。AI图像生成:海杰


  郭现中:在2023年度的索尼世界摄影奖上,以AI生成作品获奖的摄影师拒绝领奖,你对此如何评价?

  海杰:我认为这位摄影师应该坦然地接受奖项,然后过一段时间在社交媒体发文感谢组委会,之后再将作品是由AI创作的这个事实交代出来。这时,大众包括整个摄影界会恍然大悟——这个作品原来是AI生成的。

  这就会形成一个话题,会变得更具有讨论性,因为它已经成为一种事实了。这可能会更有意思,使真相具有刺激性。而现在的情况就好像这件事情没有发生过一样,而且他当时的发言是站在道德的高阶上,我觉得就没有那么有趣了。

《中途》系列。AI图像生成:海杰


  郭现中:去年荷赛设立开放项目奖,大家争议也很大。因为摄影在最早期诞生的时候,它最大的意义就是见证,眼见为实。包括后来玛格南能够崛起,就是因为他们不断地见证这些其他地方看不到或者不太容易看得到的残酷现实。但当AI技术诞生之后,眼见不再为实的时候,摄影的意义又在哪里?摄影与生俱来的力量感还有价值吗?

  海杰:摄影的价值当然有,尽管AI颠覆了我们看图像的价值观,但摄影有很多地方AI是替代不了的。比如说去现场,这永远是摄影在做的,独属于现场的力量感也是取代不了的。我认为AI最强的地方在于它的创意设计,它可以提供很多方案,以及在文献修复工作上的作用。

  从创作的角度来看,AI可以生成很多图片,我发现我做的很多东西都是我的过去,我在AI里寻找我的童年,我能调动我的记忆和描述,用AI去生成一个符合我童年感觉的照片,这是摄影没法弥补的。所以我认为现在的问题是:我们该如何去分辨这些图片的真假。这是未来我们需要花很多时间去做的事。

《中途》系列。AI图像生成:海杰


  郭现中:你觉得AI与摄影的关系是共存关系、代替关系还是补充关系?

  海杰:我觉得它与摄影是颠覆性关系。设想一下,若是一个人拿一些文字,不用任何的图像去转化它,它就能转化为图像,甚至能达到摄影做不到的程度,这是一种很恐怖并且刺激的事情。

  摄影所能做到的,它也能做到,可能还会做得更好。虽然现在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说涉及人脸时五官容易出现一些错位,但随着服务器的增加和算法的提升,这些问题都可以得到解决。

《中途》系列。AI图像生成:海杰


  郭现中:摄影诞生已经近两百年了,历代摄影人都进行了有开创性的探索,而现在AI影像来了,原来支撑摄影存在意义的那些理论是否依然重要?

  海杰:我觉得理论依然非常重要。AI作品里打动人的地方不是凭空产生的,而是根据从一些已有的优秀的作品里把优秀的元素(如构图、表情等)“采集”过来,只不过需要你重新布局,重新生成一张新的图片。

  AI可以生成无数张图片,但我们偏偏就选择了这一张,而这些图片能打动我们的原因,正是因为我们的视觉经验,而这些视觉经验正是来自这些经典名作。AI也是依靠这些理论在运作,我们提出的命令也是基于我们对于这些作品的感受来发出的。其实我们是在不断地塑造这些好作品、好理论,并强化它。

《中途》系列。AI图像生成:海杰


  郭现中:我现在是一名教育从业者,我在考虑,受到AI摄影的影响,学校的摄影教育是不是也要发生大的调整和改变?

  海杰:改变是需要的,但是没必要做大的调整,因为它是一个基础工具,一个建立审美的过程。首先你要去拍出一张照片,然后想怎样把这张照片拍好,这个审美的过程要有,否则脑子里没有东西。像我们现在描述一个事物也是要基于一个画面,这个脑子里的画面必须是一个作品或者一个成熟的场景,你才能将其描述出来。怎样把这个画面放到脑子里就是教育者的工作,就是审美的训练。

  我觉得AI要替代摄影没有那么快,因为我们现在看一些作品的收藏,这么多年变化并不大。我们依然不喜欢去消费摄影,还是在买画、买书法作品,有些习性是很难改变的。

《中途》系列。AI图像生成:海杰

《中途》系列。AI图像生成:海杰

《中途》系列。AI图像生成:海杰


  摄影教育如果要调整的话,一是写作训练需要加强,另外一个是对创意和信息的整合。信息整合很重要,比如你看到一些名作,你如何把它里面有价值的东西提炼成信息碎片,为你自己所用。因为很多人不是说用一个完全不存在的画面去创作的,都是用自己以前学到的一些经验来整合形成自己喜欢的一个场面。所以我觉得这种信息整合能力也很重要。

  郭现中:我比较担心AI技术会使我们更加难辨真假,以后可能“相信”什么,“信赖”什么,都会变成一个难题。

  海杰:其实我觉得没必要过于担心。即便是现在没有AI的时候,我们的假新闻难道变少了吗?大量的民众也都在接受假新闻,接受各种谣言,并且以此为标准然后去讨论。我想可能AI也在制定一定的规则,一定的约束机制。尤其在进入摄影领域之后,他可能会有一些规则。当然每一项技术都有它基础的能力,AI的能力究竟是什么,我相信技术人员也在研究,也在继续设定。

《中途》系列。AI图像生成:海杰


  我在描述想要的一幅作品时,输入一个关键词叫“裸体”,在程序里面是被禁止的,输入“洗澡”这一关键词也是被禁止的。所以它程序内部已经有了一个审核机制了。但是它在生成照片的时候,除了美国总统和去世的明星,其余真实的名人是无法在程序中生成一个较为准确的图像的。

  郭现中:所以如果总结一下你的想法,基于AI还是一个新生事物,它涉及的版权、伦理、法律、准则等一系列颠覆性的改变,可能都会有一个从野蛮生长逐渐转为规范化的过程。

  海杰:这是肯定的。因为它生存是需要大量的用户,一旦它让用户感觉到愤怒,这些用户就会选择其他的AI算法来代替它。现在国内外都有很多AI算法在竞争,我认为这种竞争会促使平台制定规范化的条款,大家都有一个公约,一旦违反了公约就会被淘汰。

《中途》系列。AI图像生成:海杰


  郭现中:类似ChatGPT这样的AI工具,有人预言它会成为继工业革命、互联网之后的又一次人类文明的“大跃进”。其他领域且不说,但就摄影而言它会带来非常大的巨变,比如说靠摄影吃饭的你担心自己失业吗?

  海杰:我反而不担心,我觉得从这一两个月的体验来看还不担心,因为我是靠文字吃饭的,ChatGPT又是一个基于文字的工作,虽然它可以写东西,但不是特别理想,因为它在一些微妙的情感描写上,不会那么“润”。它做一些公务写作,比如论文、发言稿可能会体面一些。虽然有一些插件可以使用,但我觉得插件不能很快地解决这个问题,即便能解决,也需要比较长的时间。

《中途》系列。AI图像生成:海杰

《中途》系列。AI图像生成:海杰


  另外,我觉得这次它淘汰的主要是很多的底层执行者,那些有创意的人是没办法取代的。所以前几天很多广告公司在裁员,裁的都是修图师等底层执行者,但不会裁掉创意人员。那些做纪实摄影的人有可能还能存活,但对于一些需要布景摆拍的观念摄影来说,用AI完全可以实现。

  郭现中:过去我们谈到摄影,一定会和相机产生必然联系,但是以后摄影或者影像都不一定再与相机产生因果或者说必然关系,可能就不叫摄影了。

  海杰:我不知道将来会不会产生一个新的词,或者说AI图像,或者其他和AI有关系的词,可能这个词的产生还需要一段时间。我最近也在想,用什么词来形容它,可能用摄影不太恰当,确实没用器材也没有生产关系。

  有可能AI会变成新的现实界面,不再是我们需要走出去的界面,有可能会变成像抖音、快手里看到的东西,这些内容已经构成我们生活的主体了。我们在现实生活中不再互相沟通,而是在“刷”这些内容,最初要见面的需求好像变得次要了。以后也许除了生活必须的吃喝拉撒,除此之外都会回到互联网,我觉得AI形成这样的可能性是比较大的。

《中途》系列。AI图像生成:海杰

《中途》系列。AI图像生成:海杰

《中途》系列。AI图像生成:海杰


  写在最后:

  AI究竟会如何深刻地改变摄影,改变我们的生活?现在没有人可以给出确定的答案。但是我想,无论它叫什么,终究也只是人类文明进程中的一部分。它们如此高效、强大,似乎“无所不能”,第一次让人类在一个“工具”面前有些沮丧和不知所措。

  但我仍然坚信,那些让人类区别于动物的东西,也终究能够让我们区别于机器或者程序。它们,叫作善良、良知、悲悯,以及对美和爱永无止境的追寻。



  海杰,从事独立策展和影像批评,青岛电影学院摄影艺术与技术系学科带头人,燕京理工学院客座教授。受邀担任第六届侯登科纪实摄影奖终评评委、2019第11届三影堂摄影奖评委、2019连州国际摄影年展“刺点摄影奖”评委、2021第九届大理国际影会评委、2021丽水摄影节评委等以及国内外多个重要影展的学术委员。曾出版《照镜子的人》《表态》《屏幕生存》《追逐图像的人》等多部著作。


供图并文/海杰

编辑/张舒妍(实习)

免责声明: 本站部分内容、观点、图片、文字、视频来自本站用户上传发布,如有侵犯到您的相关权益,请点击《权利通知指引》,您可根据该指引发出权利通知书,我们将根据中国法律法规和政府规范性文件立即审核并处理。
网友评论
发表
查看更多评论
  • 李先生
    29岁
    修图师/调色师/数码总监/主管
    8千-1万
    大先生
    41岁
    摄影总监/主管
    1.6万-2万+提
    梁先生
    29岁
    摄影师/儿童摄影师/写真摄影师
    1万-1.2万
    白先生
    35岁
    儿童摄影师/新生儿摄影师
    8千-1.2万+提
    湛女士
    24岁
    化妆师
    5千-8千
    舒女士
    28岁
    化妆总监/主管
    1.5万-1.7万
    S先生
    33岁
    化妆师
    5千-8千
    玲女士
    20岁
    前台/调度
    4千-5千
专访栖家儿童摄影创始人
专访栖家儿童摄影创始人
摄影的魅力,在于瞬间,在于真实,更重要的则是在于感悟…
专访修图师阿星
专访修图师阿星
你看到美轮美奂的杂志封面,但你能想象它和原图相差多远么…
专访儿童摄影师友十六
专访儿童摄影师友十六
跟小孩子相处的时光总是过得飞快,在多年的拍摄过程中,友十六遇到过…
专访修图师萧岚
专访修图师萧岚
一个人对于自己的事业究竟可以热爱到何种地步?修图师萧岚用一句话便能完整诠释…
专访人像摄影修图师杰子
专访人像摄影修图师杰子
做修图能坚持下去是最难的,有多少人已经下定决心,最终还是半途而废了…
专访摄影师王磊
专访摄影师王磊
你有想过梦想有多远吗?对于未来,我们有着各种各样的构想,也有着各式各样…
专访情订奇缘团队
专访情订奇缘团队
情订奇缘摄影团队,成立于97年,到现在已经20多年的一个综合型、大型影楼…
专访品尚修图工作室创始人
专访品尚修图工作室创始人
田兴国老师一直说他是一名草根修图师,没有闪亮的头衔,没有深厚的背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