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光网 首页 > 影楼资讯 > 热点资讯 > “婚礼”,近10年来兴起的流水线产品

“婚礼”,近10年来兴起的流水线产品

2022-03-08发布     转载自:吴晓波频道     作者:巴九灵     上传用户:摄影集装箱
分享到:

  婚礼司仪的台词应该“让人爱听,能引起人共鸣,说到人心眼儿里去”。但这对很多人来说似乎是一件很困难的事,因此只能使用“假大空”的套话,重复地运用。

  如果结婚登记人口可以反映越来越多年轻人不愿意结婚,那么,婚礼则可以反映新婚群体的结婚观念与质量。

  从前者看数据:每年结婚登记人口正在止不住地下滑:从2014年1306.74万对,到2020年的813.10万对。


图源:前瞻经济学人


  从后者看反映:在微博等互联网社交平台,人们对婚礼程序繁琐、千篇一律等方面吐槽越来越明显,并且已经出现了一批不愿在婚礼上操心、不愿意当众“表演”、因为社恐等个人因素选择不举行婚礼的新兴群体。


微博话题


  在讨论这个选题的选题会上,小巴的一位同事就十分确定地强调了“我不办婚礼,以后你们办婚礼也不要找我”“至于份子钱,大可不必”之类的话。

  为此,小巴对数位阅尽千对新人的婚庆公司老板、婚礼司仪、婚礼摄影师进行了访谈,借助他们的视角和经验,分析总结这个如今颇令人尴尬的市场的背后逻辑。

  “婚礼”,近10年来兴起的“流水线”产品

  为什么很多人不愿意办婚礼,先得从“婚礼”这件事谈起。

  有一幕,喜儿提起来至今觉得十分感动。在2012年,一场发生在山东潍坊临朐县的农村婚礼,女方的父母用一双漆黑的手抓住新郎的手,颤颤巍巍。

  “那是两双整天下地干活,全都是岁月痕迹的手。”喜儿说。这是他**次体验到了婚礼的“意思”,从而为他打开了一扇通往婚礼摄影师的大门。

  喜儿是如今在潍坊小有名气的婚礼摄影师,名字叫潘孝喜,是一位1990年出生的男生,大学同学都喜欢叫他喜儿。由于长相也十分喜庆、又身处在婚庆这一行业,干脆把“艺名”定为了喜儿。2012年自动化专业毕业后回到潍坊老家,因为当地缺乏相关机会,借着大学期间上过摄影课,有摄影爱好的缘故,转行婚礼摄影,已经有九个年头。

  2012年左右,是国内婚庆行业的转折点。以前的市场是卖方市场,严重供不应求,新婚男女常常需要托关系、想办法“求着”婚庆公司策划婚礼,大批如喜儿这样的“外行”由于各类原因踏入婚庆行业。与此同时,新婚群体对婚庆的要求开始大幅提升,有资深行业从业者对小巴提到,在北京、上海,以往每场婚礼万元左右的预算迅速被十万级、百万级的婚礼预算取代,并吸引大批创业者。


某婚礼策划师的朋友圈文案


  对于婚庆人来说,那或许是一个“黄金时代”。在2010年以前,山东济南一位在学校教电工方面课程的老师转行成为婚礼司仪。当时行业未被主流群体接受,人们一提起婚礼司仪就想起红白喜事儿,想到跑江湖的人,并不认为是份正经工作。但为了生计,这位老师顾不上了。

  出乎他意料的是,一开始就能拿200块钱一场的收入,一个月最多能跑二十五六场婚礼,月薪远超当老师时的月薪,收入水平在济南整个服务行业都出类拔萃。如今,他成了济南婚庆市场的“老炮”,外号“刘大湿”,今年已经52岁了。


图源:前瞻经济学人


  随着婚礼服务产业的丰富和完善,以前发生在广大农村地区的千姿百态的婚礼场景,开始被我们今天普遍谈论的一般意义上的“婚礼”所取代,特点是:

  常常是由婚庆公司操办,一般在酒店举行,有一个搭建妥当的镁光灯舞台,有一个陌生司仪主持讲话,新人和父母都会站在舞台中央公开发言,语言内容大同小异,其间还会有一些才艺表演和游戏抽奖环节。

  这一类型的“婚礼”其实是近十年来才逐步普及开的。而当这类婚礼模式发展较成熟后,各个环节的细节也接近“标准化”。

  比如,据小巴了解,婚庆从业者工作时的基础逻辑是:一般默认新婚男女是十分幸福的。在与新婚男女进行必要的沟通中,采取点到为止,不触碰新人以及新人父母敏感的话题的策略。

  喜儿回忆起2012年的山东潍坊婚礼市场,婚纱摄影就开始流行“摆拍”。新娘新郎照片的拍摄造型、角度、姿势,以及“P图”手法,雷同程度颇高。例如,一般都有逆光、大拖尾的新郎新娘合影照片。总结来说,“基本是婚礼上见不到的照片”。追本溯源的话,这主要来自一线城市婚礼摄影师的趣味和手法,可见是**现象。

  一位在成都干了十年的婚礼主持人告诉小巴,他准备一场婚礼的大致流程如下:总的花费时间在3—4小时,先通过问卷形式大概了解新人的基本情况,在婚庆仪式之前,一般有两次见面机会,**次是聊爱情故事、希望表达的内容、核心诉求等;第二次就是进行现场的彩排环节。


打算举办婚礼的一位小巴收到了问卷


  见多识广的“刘大湿”已经对于“标准化”的婚礼有些厌烦,他对小巴说:“以前我们做婚礼的,总会想方设法在婚礼上做点儿亮点,今天我就发现大家基本上都是按照一个模式来,都是按照一个流程去做。”

  据“刘大湿”观察,如今许多婚礼司仪的外表、气质、声音条件相比十年前的婚礼司仪都有了明显的提升,但是“一套说辞纯粹是自我陶醉”。

  最近一个婚礼司仪发给他一段自己写的文字,向他请教修改。内容如下:“一早来到现场,发现这里已然被装成他们喜欢的样子,纯粹、晶莹、剔透,而所有的爱意都在他们的眼里闪闪发亮,余光满满总是你,亿万星辰犹不及。”他的评价是“不讲人话”。

  他认为婚礼司仪的台词应该“让人爱听,能引起人共鸣,说到人心眼儿里去”。但这对很多人来说似乎是件很困难的事,因此只能使用“假大空”的套话,重复地运用。

  这些来自业内人士的爆料和吐槽,与人们对“婚礼”的吐槽是基本吻合的。

  从经济角度看

  2万亿婚礼市场何以趋于单一?

免责声明: 本站部分内容、观点、图片、文字、视频来自本站用户上传发布,如有涉及侵犯您的肖像权、版权、著作权或其它知识产权的内容,请点击《权利通知指引》,您可根据该指引发出权利通知书,我们将根据中国法律法规和政府规范性文件立即审核并处理。
网友评论
发表
查看更多评论
专访栖家儿童摄影创始人
专访栖家儿童摄影创始人
摄影的魅力,在于瞬间,在于真实,更重要的则是在于感悟…
专访修图师阿星
专访修图师阿星
你看到美轮美奂的杂志封面,但你能想象它和原图相差多远么…
专访儿童摄影师友十六
专访儿童摄影师友十六
跟小孩子相处的时光总是过得飞快,在多年的拍摄过程中,友十六遇到过…
专访修图师萧岚
专访修图师萧岚
一个人对于自己的事业究竟可以热爱到何种地步?修图师萧岚用一句话便能完整诠释…
专访人像摄影修图师杰子
专访人像摄影修图师杰子
做修图能坚持下去是最难的,有多少人已经下定决心,最终还是半途而废了…
专访摄影师王磊
专访摄影师王磊
你有想过梦想有多远吗?对于未来,我们有着各种各样的构想,也有着各式各样…
专访情订奇缘团队
专访情订奇缘团队
情订奇缘摄影团队,成立于97年,到现在已经20多年的一个综合型、大型影楼…
专访品尚修图工作室创始人
专访品尚修图工作室创始人
田兴国老师一直说他是一名草根修图师,没有闪亮的头衔,没有深厚的背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