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光网 首页 > 影楼资讯 > 热点资讯 > 摄影协会开不下去了!摄影行业真的变了

摄影协会开不下去了!摄影行业真的变了

2021-12-01发布     转载自:网易号     作者:独立摄影师     上传用户:今日学摄影
分享到:



  有人认为,“人手一部手机、人人都是摄影师”的时代,也是“专业摄影”消亡的时代。本月,澳大利亚最后的专业摄影组织——澳大利亚专业摄影协会(AIPP)宣布因财务困难而停止运营,同时关闭的还有下属的各个委员会和分会、AIPP的网站、电子邮件联系人、社交媒体账户、以及澳大利亚专业摄影奖的评选活动。








  有媒体认为,这标志着澳大利亚专业摄影时代的结束。AIPP的前身早在1940年代就以各种形式存在,到了1963年,该组织正式被命名为澳大利亚摄影师协会。


  AIPP在财务上陷入困境并不是什么秘密,但它的关闭对于当地的行业来说还是一个巨大的冲击。从表面上看,该组织一支运营得不错,直到宣布关闭的前一天,会员们仍旧在向专业摄影奖递送参赛照片,没人意识到第二天该组织就将不复存在。




  在AIPP的声明中称会费收入减少是财务困难的根本原因,但实际上其背后反映的是“专业摄影”的尴尬地位。现如今,专业摄影师的概念变得模糊,器材变得更便宜,自媒体和视频网站的崛起也使得靠拍摄谋生变得更容易。面对那么多非专业出身的“专业”摄影师,AIPP陷入了两难。老会员们强烈排斥这些半路出家的摄影师,他们认为AIPP成员应该维持自己的高门槛。而另一方面,即使AIPP肯向新一代摄影师张开双臂,对方也并不一定有兴趣付费加入这么一个组织。换言之,AIPP已不再能代表这个**大多数的专业摄影师。




  另一方面AIPP的商业能力一直很低,在过去的20年间数次濒临破产。要知道该组织只有两到三名全职管理人员,其他工作全靠志愿者,即使这样仍旧会入不敷出。而行业也在发生剧烈变化,摄影师的归属感和凝聚力、参与志愿服务的意愿、以及赞助商的投入方向都不同于往日,这对AIPP来说是致命的。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摄影协会的没落是必然,在摄影还是小众技能的从前,同好者之间缺乏联系,需要一个小圈子来相互结识和交流。如此摄影本身已成大众普遍爱好,再加上互联网天生的连结性,摄影协会不但难以维持高大上的神秘感,还会被贴上“土、老派、过时”的标签。再加上内部的官僚主义,和功利主义,已经不适应这个时代。

免责声明: 本站部分内容、观点、图片、文字、视频来自本站用户上传发布,如有涉及侵犯您的版权、著作权、肖像权的内容,给您造成损失的,由上传发布的用户承担全部责任;请点击 权利通知指引,您可根据该指引发出权利通知书,我们将根据中国法律法规和政府规范性文件采取相应的措施予以处理。
网友评论
发表
查看更多评论
  • 周先生
    31岁
    摄影师
    10k-15k
    蔡先生
    36岁
    商业摄影师/摄影总监/主管/写真摄影师
    8k-10k+提
    李先生
    33岁
    化妆总监/主管/化妆师/写真化妆师
    10k-15k
    韦先生
    26岁
    写真摄影师/摄影总监/主管/摄影讲师
    10k-15k
    韩先生
    38岁
    总经理
    面议+提
    阿先生
    29岁
    摄影师/摄影助理/数码助理
    5k-8k+提
    田先生
    22岁
    摄影师
    8k-10k
    安女士
    30岁
    活动策划/店长/选片师
    10k-15k
专访蚂蚱修图工作室创始人
专访蚂蚱修图工作室创始人
今天我们的采访对象是修图师蚂蚱,实名尚玉超。山东德州人,现定居于山东烟台…
专访摄影师陈灏
专访摄影师陈灏
二字开头的年纪,有人拼尽全力追赶梦想,也有的人数着日子整天浑浑噩噩…
专访古风摄影师玄清梓
专访古风摄影师玄清梓
我们爱古风,爱它的独特风情和韵味,爱它的文化底蕴和美学,更爱它经典…
专访修图师火山
专访修图师火山
提起修图师,大多数人脑海中可能浮现的是埋头苦苦修图的男性修图师…
专访摄影技术总监徐东
专访摄影技术总监徐东
徐东老师身上有一种神秘的叙事:浪漫与理智并存,来回切换,游刃有余…
专访摄影师陈曦
专访摄影师陈曦
你能够坚持做一件事情多久?三分钟,三天,三个月,还是三年…
专访摄影师阿淼
专访摄影师阿淼
9年的从业经验,足以改变一个人一生的轨迹!无意间一个偶然的机会,让阿淼老师…
专访夏天映像团队
专访夏天映像团队
长大后的我们总是怀念着童年,童年的棒冰、童年的秋千以及那时候的奇思妙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