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光网 首页 > 影楼资讯 > 热点资讯 > 行业调查|直击古装造型的出圈与内卷

行业调查|直击古装造型的出圈与内卷

2021-11-19发布     转载自:公众号:骨朵网络影视     上传用户:兮兮baby
分享到:

本文授权转载于公众号:骨朵网络影视

未经授权不得二次转载

 文 │飞鱼


  今年是影视剧造型频繁被大众提及的一年,尤其是古装造型。

  一方面,一张好看的古装剧定妆照便能引人驻足,为一部剧提前预热,路透剧照即使高糊也不影响网友对主角造型沉浸式赏析;而演员可以通过风格化的造型带动剧集火热,积累代表作的同时拓展观众缘,如导演李木戈擅长为观众制造“红玫瑰”式荧屏美人,《东宫》捧红彭小苒之后,《司藤》又令景甜起飞。

  “给我一个好造型我可以撬动整个地球”,在这个颜值称霸、文化自信和审美大爆发的当下,大众对造型的关注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另一方面,大量仙侠与古偶剧占据市场,网友对“寡淡”风开始展现厌倦,对复制粘贴式的古装造型感到不满,网上出现了很多怀念过去古装造型的声音。而金瀚出演《君九龄》成为一个情绪炸点,此后,“古装丑男”的舆论之风渐起,且队伍日渐壮大;与此同时,国风汉服圈显示出“高手在民间”的崛起势头,观众对古装剧组的爱之深责之切都化为一句“进来学学”……

  于是,关于古装造型的热搜每个月都轮番登场,在美丑与雅俗之间尽情辩驳。那么究竟当我们因造型的好看为剧集买单时,我们因何上头?当我们怀念过去的古装造型时,我们在怀念什么?当人们说“进来学学”的时候,又对古装造型怀有哪些期待呢?

  对此种种疑问,骨朵与行业内几位知名造型师聊了聊。

  陈乐勤刚刚完成了《阿麦从军》的造型工作,“同为鲜橙的IP,张天爱在《太子妃升职记》里美艳动人,希望这次造型可以让观众重新认识她”;采访阳东霖的那天下午,他正在跟团队讨论《雪鹰领主》的人物服装造型设定;而方思哲担任造型指导的新剧《斛珠夫人》昨日正式上线了。



  其实每年的剧集市场都不乏他们的身影,在繁忙的工作中,他们也在思考古装造型的过去、现在与未来。



集体作品


  “每部戏的造型定位,要从题材、演员身形、制片方的要求去整体考量。”

  陈乐勤的第一部古装戏是7年前的《金玉良缘》,唐嫣和霍建华的男女主搭配、古装轻喜剧的类型定位、江苏卫视与深圳卫视的播出平台让制作方提出了“好看、甜美”的造型要求。而去年《传闻中的陈芊芊》成为网剧黑马,赵露思以一身红衣造型惊艳亮相成为该剧的第一个传播点,陈乐勤表示《传闻中的陈芊芊》的剧本给了造型可以“飞”一点的基础。



  “首先这是一部现代人进入古代剧情的穿越戏,而前期的陈芊芊和后来的不是一个人,顺其自然地有一个分水岭可以去发挥。”最终呈现出来的陈芊芊红衣造型性感中带着飒爽,不仅,而且符合花垣城设定下的“女权感”。

  在阳东霖看来,同一个时期诞生的同一题材网络小说会有一些雷同,那么造型可能也会撞车,所以就只能从细节和风格去做区别。例如人物身份设定、故事发生背景等都会塑造服装造型的不同气质。



  不久前,他负责的《民国大侦探》开机并官宣了造型照,与故事发生在上海的《民国奇探》风格十分不同。“哈尔滨的建筑是受东欧式样影响的,服装造型也是偏东欧的用色、材料和款式,我们前期不光是看服装配色,也看哈尔滨的建筑配色去找灵感。

  “影视剧是一个集体的艺术创作,我们所做的不仅仅是一个艺术行为,更是一个设计行为”,方思哲表示,“我们的设计更多服务于剧情,服务于制作公司,哪怕是同样的剧情,不同的制作公司来制作的时候,也会有不同的设计要求。”

  预算、时间这两个因素与服装造型的最终呈现效果关系较大,在方思哲看来,S+级古装剧和小体量古偶剧的差异主要在群众以及风格是否统一上。“现在人工是很贵的,时间就是钱。小体量的剧集我们肯定会保证主演的品质,好钢花在刀刃上,那么周围的一些群众可能就没有太多预算去制作,大项目的话预算比较充足,整部戏无论主演还是群众的服装、头饰细节等都会做得更加完备,整部戏的风格更统一。”



  而在筹备时间上,阳东霖表示:“筹备期往往决定做工和服装品质,基本上现在能给到两个月是一个常态,时间再短,我们的工作压力就会很大”。方思哲觉得比较理想的节奏是3~4个月,大规模的项目会在开机前筹备5~6个月,像前些年做的《天盛长歌》和《鹤唳华亭》从筹备到做完花了一年,“这种很大的项目,几乎所有的东西都需重新制作,所以比较费时间。”

  在剧本健全的情况下,陈乐勤会根据古装剧的体量做准备。

  大体量剧集,所有的信息和导演要求,都要完全达成共识后去做。像一个32集的体量,可能在开机前两个半月之内做好一些基础,这是在基于剧本是很健全的情况下,如果说剧本还没有完全整理好,可能团队要花的时间就更长;而小体量剧集一般在开机前的一个半月根据剧本和人物性格落实好设计方案,再根据剧情需要具体落实设计的套数跟装扮。



个人风格


  在负责影视剧造型工作之外,阳东霖工作室还为舞台戏剧进行造型设计。偏写实的武侠剧《有翡》与男频古装剧《赘婿》,舞剧《永不消逝的电波》与音乐剧《伪装者》的造型,都出自阳东霖工作室之手。



  “因为最早我们是做舞台戏剧,更多做的是中国古典题材和中国传统服饰的当代解读,所以做影视剧也是以古装戏为主。”阳东霖的团队有更扎实的戏剧观,他希望将这种充满戏剧张力的戏剧观带给观众。“当然我不知道这种戏剧观是不是现在观众想要的,但是至少我觉得个性化是每个行业都需要的东西。”

  如何将舞台戏剧和影视剧的服装造型进行融合,是阳东霖一直在探索的事情。“舞台戏剧戏剧性很强,要在两个小时内给观众视觉上的冲击,戏剧服饰可以天马行空,可以很抽象,做得很极致;但直接把这一套照搬给古装剧就不太合适。电视剧一集40分钟,有30集有50集,如果服装那么满的话,观众会看得累。”

  一直做同一类型的东西,可能进入一个程式化的创作状态,阳东霖觉得在两个不同的造型领域切换的好处是:“有时候换个思路,再回头来看可能会有一个新的启发。”



  网友总结陈乐勤的造型风格是:“喜欢用薄纱、颜色比较素”。

  “我确实很喜欢清雅、轻盈的风格,用色比较清爽,不会使用太多撞色和杂色块。从一入行就是这种审美,做《金玉良缘》时就在整体的要求之下对面料和色彩进行了自己的规划,没有用很金黄色的黄。”

  随后,视频平台成为新的主流平台,他们的受众与电视台受众也形成了一定区隔,高饱和色的服装逐渐被低饱和色取代。“不知道是潮流带着走,还是怎么回事,正好我个人也比较喜欢清淡的,和年轻观众的审美还蛮对得上。”

  陈乐勤表示自己是个喜欢“放飞”的人,一般都会很有自己的想法,有时候会用一些破格的元素来造型,没试过这类造型的演员会有疑问,经纪人也会担忧,甚至偶尔还会跟制片人和导演吵架。“但老板终归是老板,只能说在大框架下尽量让演员在戏里好看、特别,有时候是没办法,也只能重复。不过幸运的是,大多数时候进行创作阐释和看到呈现效果后,团队都会比较认可。”



  方思哲一直不觉得自己有明确的风格。

  “我还挺喜欢做宫廷造型的
,仙侠我们也做了一些,另外我们团队比较喜欢做工艺精致、服装制式比较统一的项目,至于风格我觉得还是交给观众总结吧。”

  创作者的风格有一部分是长在骨子里头,另外一部分是后天习得的。方思哲认为一两部戏可能看不出来,但作品多了之后,就会发现每个造型师都是有其风格和特色的,“每个设计师有他喜欢的颜色、有他喜欢的图案、有他喜欢的装饰手法。我们每部戏也会尽量去做不一样的风格,如果哪些风格自己做起来更开心、更有成就感,同时也能得到观众的喜爱,就会往这些方向上去侧重。”



动态审美与内卷之下,寻找“彩蛋”


  观众的审美是流动的。

  宫廷剧流行的时候,古装造型走的是华丽路线,仙侠剧爆了一个又一个后,素净风刷屏,而现在的造型又开始往繁复一点的方向发展。

  “潮流变迁也好,观众看腻了也罢,就是总得有点变化。观众不可能一个口味吃很多年,而且现在造型风格更迭的速度越来越快。因为现在影视剧数量比原来多了,类似一个风格,原来每年可能会有出现两到三部戏出现,现在可能一年可能有十部戏在用,那么观众很快就会厌倦。”方思哲表示。

  陈乐勤觉得服装色彩之所以由浓转淡,有一部分原因是要和“周边环境”进行搭配和平衡。

  “摄影器材以及灯光都会对服装造型有影响,以前我们拍电视剧的摄影器材可能没那么敏感,光线也更暗,导致需要更大的色块和强烈对比吸引观众注意;现在机器敏感了,灯光也更亮,一点点变化都会被放大,我们服装颜色就只能是往后收,因为增加一点点色彩可能就会很炸裂。”

  经历了一个学习“怎么收”的阶段后,当下可能需要寻找一个让观众感到舒服的平衡点,再稍微做一些加法。



  每个造型师身处的时代不一样,而时代一定会给人留下烙印,影响到一个人无意识的审美。“一个人成长经历、耳濡目染都会投射到他的审美和设计上,如果善于接触各个圈层,去了解各种新鲜事物,就可以在造型上做一个有机的融合。”

  在做《花戎》的时候,阳东霖团队从中国地理地貌的配色去寻找灵感。“看地理杂志上的丹霞地貌、冰川、黄河源头的颜色,会发现和你想象中《山海经》里的传说描述很像。很多时候走到大自然里去看一棵树一朵花,哪怕是一只蝴蝶一个甲壳虫,它的配色比例都是很玄妙,可以给我们启发。”

  如今汉服盛行,阳东霖也是一样的观点:“汉服热对影视造型会有一个良性推动作用,你会知道大家喜欢什么样的风格,而且汉服热会增加人们对古装造型的了解,带着这种了解去看剧会发现一些彩蛋,有知识点的获得感。”



  而关于审美和服装造型,方思哲多次提到了“内卷”这个词。

  近年来,由于资金的进入、制作方式的改变和观众审美的提高,让影视造型的品质显而易见提高了。“不论大剧的服装,还是小剧的服饰,都在努力提高各自的设计水平和工艺水平。”

  其次,90后、00后对传统文化的认同感提升,当他们去各地旅行,都会把博物馆作为一个旅行环节,做衣服也更考究。而近年来汉服热和国风的兴起,让更多汉服爱好者参与其中,服装的品质和制式都有极大的提高和丰富,方思哲认为这对行业来说是好事。汉服爱好者和影视造型设计师互相交流、互相鞭策和学习,才会把东西做得更好,这样一来也对造型师也提出了更高更新的要求。

  “行业在内卷,很多汉服爱好者做的服饰都很棒,比如发型、服装会参考很多古代文物,因为我们影视造型师所接触到的信息元素也是通过绘画、雕塑这些东西得到的,当一些经典元素被用得越来越多,想跟别人不一样,就会越来越难,只能在每部戏里尽量做出不一样的突破。去看更多的资料,去发掘别人没有看过的、更小众的一些设计点,然后把它去放大。

  在动态审美中寻找平衡、接触各圈层进行融合、发掘别人没有看过的,对于“如何紧跟潮流”的问题,三位造型师分别给出了自己的探索方向。或许,下一波古装造型潮,已经在酝酿中了。

免责声明: 本站部分内容、观点、图片、文字、视频来自本站用户上传发布,如有涉及侵犯您的版权、著作权、肖像权的内容,给您造成损失的,由上传发布的用户承担全部责任;请点击 权利通知指引,您可根据该指引发出权利通知书,我们将根据中国法律法规和政府规范性文件采取相应的措施予以处理。
网友评论
发表
查看更多评论
  • 郑先生
    17岁
    写真摄影师/商业摄影师/摄影师
    5k-8k
    晨先生
    21岁
    摄影助理
    2k-3k
    蒋先生
    28岁
    化妆师
    2k-3k+提
    邓先生
    42岁
    销售经理/店长
    10k-15k+提
    唐先生
    21岁
    摄影师
    8k-10k
    大先生
    26岁
    摄影师
    8k-10k
    邓先生
    32岁
    新生儿摄影师/儿童摄影师/摄影总监/主管
    10k-15k+提
    刘先生
    32岁
    摄影师
    10k-15k
专访摄影师陈灏
专访摄影师陈灏
二字开头的年纪,有人拼尽全力追赶梦想,也有的人数着日子整天浑浑噩噩…
专访古风摄影师玄清梓
专访古风摄影师玄清梓
我们爱古风,爱它的独特风情和韵味,爱它的文化底蕴和美学,更爱它经典…
专访修图师火山
专访修图师火山
提起修图师,大多数人脑海中可能浮现的是埋头苦苦修图的男性修图师…
专访摄影技术总监徐东
专访摄影技术总监徐东
徐东老师身上有一种神秘的叙事:浪漫与理智并存,来回切换,游刃有余…
专访摄影师陈曦
专访摄影师陈曦
你能够坚持做一件事情多久?三分钟,三天,三个月,还是三年…
专访摄影师阿淼
专访摄影师阿淼
9年的从业经验,足以改变一个人一生的轨迹!无意间一个偶然的机会,让阿淼老师…
专访夏天映像团队
专访夏天映像团队
长大后的我们总是怀念着童年,童年的棒冰、童年的秋千以及那时候的奇思妙想…
专访小脚丫儿童摄影师阿豪
专访小脚丫儿童摄影师阿豪
没有人会走的一帆风顺,阿豪老师刚开始也遇到了非常多的挫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