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光网 首页 > 影楼资讯 > 热点资讯 > 青岛传统婚纱影楼日渐没落 个人摄影工作室成主力

青岛传统婚纱影楼日渐没落 个人摄影工作室成主力

转载自:百家号:信网 2021-06-04 作者:半岛都市报 我要投稿
分享到:

  青岛曾被《中国国家地理》评为“海誓山盟之城”,在业界有着婚纱旅拍北方第一城的美誉,每年都会吸引数以万计的新人来这里拍摄婚纱照。无论你置身于八大关、奥帆中心,还是置身于浙江路教堂等老城区,或是来到大学路等网红打卡地,都会碰到不少拍婚纱照的新人。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作为曾经的婚纱影楼聚集地,闽江路和延安二路婚纱一条街上却已难觅婚纱影楼的影子。传统婚纱影楼为何日渐没落?占据婚纱摄影市场主导地位的是什么样的摄影机构?相关企业该如何努力才能做好做大婚纱摄影市场?近日,记者进行了调查。

 

  实地探访:

  昔日20余家专门婚纱摄影店

  今仅剩一家苦苦支撑

 

  众所周知,青岛之前有两处婚纱摄影聚集地,一条是走大众消费路线的延安二路婚纱一条街,一条是走高端路线的闽江路婚纱一条街。因租期等问题,延安二路婚纱一条街上的婚纱摄影机构早已于2018年前后搬离。记者5月31日实地探访闽江路婚纱一条街后发现,闽江路婚纱一条街的现状也令人唏嘘。


青岛传统婚纱影楼日渐没落 个人摄影工作室成主力

图片来源于黑光图库 图库ID:摄影师徐尚

(图片与本文无关,未经授权不得私自转载)

 

  据悉,繁盛时期的闽江路婚纱一条街曾聚集了20余家婚纱摄影机构。但5月31日下午记者前去探访时发现,闽江路自东向西方向南京路至新浦支路路段,百余米的街道两旁虽然店铺林立,但只有海派婚纱一家是专门的婚纱摄影店。海派婚纱斜对面的唯一视觉已经人去楼空,玻璃橱窗上贴出了“吉房出租”的字样及电话。童颜天真摄影玻璃门上虽然写着也承接婚纱照拍摄业务,但其业务范围还包括全家福、个人写真、形象照、证件照、会议照等,婚纱摄影不是其主要业务,而只是部分经营内容。闽江路上除了做婚纱租赁的杜鹃婚纱和做婚礼跟拍的兄弟映画影像艺术空间,其余网点虽包罗万象但都与婚纱婚庆毫无关系。而即便是“硕果仅存”的海派婚纱,在记者探访的前后十五分钟内也没见有客人进出。

 

  至于闽江路婚纱一条街为何从曾经的婚纱摄影机构扎堆到现在这番景象,海派婚纱摄影的前台人员直言:“因为其他的都倒闭了!”童颜天真摄影的工作人员则表示,主要因为闽江路上的网点房房租太高。“像我们这个店面积不大,一年的房租要30万元。像那些面积大的店铺,一年的房租要五六十万元甚至上百万元。”该工作人员说。同时她还表示,闽江路婚纱一条街自2005年到现在,已经经历了两波撤离潮。一次是2008年前后,那次是因为婚纱街成立之初签的三年的合同已经到期,网点房主提升租金且幅度还不小,从而导致近半数的婚纱摄影机构撤离。另一次是2016年前后,至于这次撤离潮,童颜天真摄影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一是因为租金的压力,二是因为受个人摄影工作室等新兴婚纱摄影机构的冲击。

 

  市场行情:

  个人摄影工作室“逆袭”

  旅拍成最受青睐的拍摄方式

 

  “据了解,每年到青岛旅拍的新人差不多有15万至20万对。”青岛市婚庆礼仪行业协会副会长田军曾在接受采访时如此表示。来自青岛市民政局的数字显示,2019年青岛市共有52098对情侣喜结连理。“今年约有5万对新人步入婚姻殿堂。”青岛市婚庆礼仪行业协会会长唐文洁告诉记者。既然婚纱摄影的市场这么大,传统婚纱摄影机构不再吃香,那么这块市场主要由谁来做了呢?现在拍一套婚纱需要花多少钱呢?

 

  “青岛目前现存的婚纱摄影机构中,个人摄影工作室占了绝大部分,大大小小的上千家是有了,传统婚纱影楼其实已经很少了,也就有上百家吧。”唐文洁表示,摄影的方式也发生了很大变化。以往那种走马观花式的、程序化的、千篇一律的婚纱拍摄已经不再吸引年轻人了。到热门旅游城市或景点边玩边逛边拍,把甜蜜的旅行与浪漫的结婚纪念合二为一的旅拍成了当下最受青睐的拍摄方式。“旅拍很火,也很适合90后追求个性的特点。”唐文洁告诉记者。此外,田军曾表示,青岛已成为中国北方婚纱旅拍的首选地。每年青岛拍婚纱照的新人中,外地人能占六七成,其中大多来自内陆省市,比如河南、河北、内蒙古以及东北三省等。唐文洁则表示,栈桥、鲁迅公园、八大关、石老人、金沙滩、奥帆中心等都是旅拍的热门地点。大学路、小麦岛公园等新兴的网红打卡地,甚至一些有特色的咖啡吧、草坪、庭院也都非常适合旅拍。

 

  记者发现,现在拍一套婚纱照,无论是找个人摄影工作室拍还是找传统婚纱影楼都要花不少钱。海派婚纱的前台告诉记者,他们的价格差别很大,最低4100元,最高的则要三万多元。童颜天真摄影的工作人员则表示他们的起步价是4999元。卡米摄影的创始人贾雪飞告诉记者,他们的价格从4500元到1万元以上不等,比较主流的价格在5000元到6000元之间。

 

  业内分析:

  房租成本高、创意跟不上

  传统婚纱影楼不“香”了

 

  “曾经的婚纱摄影聚集地如今已不复存在,遗憾的是,也没有形成新的聚集地。它们在撤离的时候,有的是转行了,有的则直接消失了,这对青岛来说是个遗憾。”唐文洁告诉记者。那么,传统婚纱影楼为何日渐没落甚至干不下去了?记者对青岛市婚庆礼仪行业协会会长唐文洁、曾做过商业广告和婚纱摄影拍摄的李朝晖、卡米摄影的创始人贾雪飞的采访得知,原因有如下三个:

  一是房租等成本太高。“传统婚纱影楼是重资产型的,营业面积大,位置又选在旺角地带,房租太高;其各个环节,比如前台、化妆、客服、摄影师等需要的人也多,最后导致其运营成本太高。相反,个人摄影工作室则是轻资产型的,店面不必很大,位置也不必在旺角地带,工作人员有几个懂市场有技术的即可,房租低了,人力成本也低了,价格就有了优势。”唐文洁告诉记者。


青岛传统婚纱影楼日渐没落 个人摄影工作室成主力

图片来源于黑光图库 图库ID:贺文通摄影培训
(图片与本文无关,未经授权不得私自转载)

 

  其二,是传统影楼的拍摄模式相对模式化固定化,创新创意跟不上。采访中,唐文洁举了个例子:“前些年有对北京的新人想来咱青岛拍夜景婚纱照,结果我帮着问了几家影楼都表示拍不了,最后只得求助于个人摄影工作室。”

  第三,普通民众对个人摄影工作室印象有了翻转。“以前大家觉得影楼正规,质量和技术都有保障,个人工作室是‘游击队’。但经过这些年的发展,大家发现个人工作室无论是在技术上还是在服务上都不逊于传统影楼,而且其还有创意拍摄甚至可以私人订制,价格也有优势,因此越来越多的人愿意到个人工作室去拍婚纱照。”此外,李朝晖认为传统婚纱影楼的没落与代拍以及网络的冲击也有很大关系。据他介绍,从事代拍的都是一些自由婚纱摄影师,他们有技术,但基本不在某一个婚纱摄影机构或者工作室打工,他们就像候鸟一样,夏天在青岛冬天去三亚拍摄。目前,青岛从事代拍的摄影师不少,能有一两百位。”他说,“微博和抖音的兴起也在一定程度上分流了传统影楼的客源,会有一些独立摄影师在微博抖音推广自己,很多客人就直接约摄影师了,不必再找摄影机构拍了。”

 

  专家支招:

  不断丰富婚纱旅拍业态

  打造更多的“网红”打卡地

 

  虽然传统婚纱影楼日渐没落是不争的事实,但婚纱摄影这个行业的生命力是有的,而且市场规模也很可观。“目前青岛的婚纱旅拍市场,按照一年15万对新人来算,他们的消费规模要超过20亿元。”田军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那么在未来,什么样的婚纱摄影机构才是受欢迎有竞争力的呢?从业者又该如何把这个市场做大做强呢?

 

  田军曾表示,“青岛作为北方首选旅拍地,这是我们城市一张宝贵的时尚名片,我们应该想方设法不断丰富婚纱旅拍业态,做大做强这个产业链。”贾雪飞则告诉记者,青岛这几年来一直为建设“时尚之都”而努力,旅拍本身就是时尚经济,青岛应该深度挖掘城市文化,打造更多的“网红”打卡地,吸引新人前来拍照、旅行。

 

  至于什么样的摄影机构在未来更受市场欢迎,李朝晖表示,虽然就现在来看,个人摄影工作室成了市场主导,但未来的模式还会变。他认为小而精的摄影机构会成为未来的发展方向。“工作室规模会越来越小,收费越来越高,但是品质和服务都要提升上去。”他说,“那些推新慢、模式化的拍摄机构肯定会被淘汰,要想发展只能做精品,拍好照片的同时也要做好客户服务,要做精品做口碑。”

免责声明: 本站部分内容、观点、图片、文字、视频来自网络,仅供大家学习和交流,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如果本站有涉及侵犯您的版权、著作权、肖像权的内容,请联系我们(0536-2986556),我们会立即审核并处理。
网友评论
发表
查看更多评论
专访W studio创始人李通
专访W studio创始人李通
我们不只是用相机拍照,我们带到摄影中去的是所有我们读过的书、看过的电影…
专访儿童摄影师大霖
专访儿童摄影师大霖
看多了周围孩子从影楼里拍摄的照片,突然觉得孩子的照片不应该是千篇一律的…
专访修图师李旭
专访修图师李旭
人生路漫漫,有人甘愿一生平凡碌碌无为,有人却为梦想拼尽全力…
专访摄影师荒井二十
专访摄影师荒井二十
行业中的能人异士数不胜数,而想要成为这些佼佼者中的其中之一,除了天分和机遇…
专访修图师范文杰
专访修图师范文杰
一直以来,影像与艺术都是紧密相连的。透过一张张的照片,你总能感受到全然不同的…
专访徐尚工作室创始人
专访徐尚工作室创始人
因情感而拍摄,不必刻意追求与自己无关的影像,即使那影像再完美也是空洞的…
专访修图师江暖
专访修图师江暖
生活就像是厨房里的调味盒,苦辣酸甜皆具。每个人都为了更好的生活,日日夜夜…
专访刘伟修图培训Studio创始人
专访刘伟修图培训Studio创始人
当一个人走向成功,你相信是先天的天赋还是相信后天的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