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像摄影学会合作媒体
黑光网 首页 > 影楼资讯 > 热点资讯 > 请帖都发了,却得知婚礼场地要黄了,谁该担责?

请帖都发了,却得知婚礼场地要黄了,谁该担责?

转载自:新闻晨报 2019-01-11 我要投稿
分享到:

发请柬后才知场地将修缮

 

  去年7月份,陈媛(化名)就开始筹备自己的婚礼。在比较了好几家婚庆公司后,她*终选择了格乐利雅婚庆公司人民广场店来操办自己的婚姻大事。(上海格乐利雅文化产业有限公司,又名“格乐利雅高端婚礼堂”,全文简称“格乐利雅婚庆公司”)

 

  她说,当初之所以从众多婚庆公司中选择这家,很大程度是看中了这家婚庆公司可以在上海音乐厅四楼举行婚礼。

 

  “我本身对上海音乐厅就挺有感情的,加上这里建筑非常典雅,我觉得在这里举办婚礼很有意义,而且在这里拍出来的照片肯定也比较好看。”在与婚庆公司商谈相关细节后,她把“好日子”定在了今年3月4日。双方签订了总价为190880元的合同,陈媛先交了5.4万元作为定金。

 

  在接下来的半年里,陈媛配合婚庆公司试了婚纱,拍了婚礼的小视频,也把酒席定下来了。眼看婚礼日益临近,陈媛给亲朋好友派发了请帖,邀请大家在3月4日来上海音乐厅见证她的人生喜事。

 

  可就在一切准备就绪时,去年12月24日,陈媛意外从朋友那里得知,上海音乐厅即将装修,要到2020年1月才会重新开放的消息。陈媛心里顿时产生了疑虑,既然音乐厅要装修,为什么自己从没听婚庆公司说起过?自己的婚礼到时候还能在音乐厅举办吗?

 

  随即,陈媛联系了自己的婚礼策划,令她吃惊的是,当时婚礼策划似乎也对于音乐厅的装修不知情,只是告诉陈媛“要去核实一下”。

 

  第二天,陈媛就看到了上海音乐厅在微博上发布了公告:“音乐厅从2019年3月开始进行修缮,四楼婚庆场地届时也会进行修缮”。

 

  至此,婚礼策划才通知陈媛及其他客户,对于音乐厅今年3月开始修缮一事,婚庆公司还在协商解决。

 

  但是,陈媛*终没有等来婚庆公司协商成功的好消息,却看到上海音乐厅又发布了三则声明,特别强调:“婚庆公司在2018年12月31日之后租约就到期了,2019年1月10日之前就得搬场。”

 

  而陈媛从格乐利雅婚庆公司得到的信息仍是:正在跟音乐厅进行协商,婚礼能够如期举行。

 

  “他们(指格乐利雅婚庆公司)始终不肯承认婚礼不能举行了,他们也拒绝理赔,拒绝取消合同。”对此,陈媛觉得很是烦恼,喜帖已经派发出去了,婚礼迫在眉睫,是该继续等待,还是另作打算,改订其他的婚礼场地呢?

 

  陈媛无奈地说:“婚礼场地本来就难订,基本都要提前个一年时间,结婚的日子都通知亲朋好友了,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店门旁再贴修缮“声明”

 

  1月1日,趁着元旦假期,陈媛再次来到上海音乐厅,然而让她感到意外的是,上海音乐厅的四楼正在举行一场婚礼。

 

  “按照上海音乐厅的公告,1月1日应该不会有婚礼举行了呀?难道真的如婚庆公司所说,自己的婚礼也可以如期举行?”陈媛有些纳闷,就找到上海音乐厅的售票处,咨询相关事宜。

 

  然而,音乐厅的工作人员明确告知陈媛,虽然1月1日该场地仍在举行婚礼,但婚庆公司的行为其实已经违规了,目前音乐厅方面要求婚庆公司在1月10日之前搬离场地,而陈媛3月4日的婚礼则肯定无法在音乐厅举行了。

 

  1月2日下午,记者来到上海音乐厅,看到音乐厅的墙面上每隔五米左右就张贴着两张A 4纸大小的告示:一张是名为“上海音乐厅2019年3月起停业修缮的公告”,另一张则为“上海音乐厅声明”。

 

  记者注意到,上海音乐厅7号门上依然标注着格乐利雅婚庆公司的名称。地图显示,这里就是格乐利雅婚庆公司人民广场店。

 

  在7号门旁边,除了有“公告”和“声明”之外,还有一张A 4纸写着“再次声明”。

 

  7号门一楼大堂摆放的展板显示,1月1日这里的确举办了一场婚礼。一楼大堂的保安也向记者证实,因为1日刚刚举办了一场婚礼,格乐利雅的工作人员2日都在休息,没有负责人上班。而对于音乐厅要进行装修,婚庆公司要搬离一事,该保安则表示并不知情,早前也没有听说过此事。

 

【双方说法】

 

  上海音乐厅:对不守合同契约、欺瞒消费者做法十分气愤

 

  记者随后与上海音乐厅方面取得联系,相关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针对这件事,音乐厅已经发布了一个公告和三份声明。

 

  根据这三份材料可以看到,“上海音乐厅将从2019年3月1日起至12月底进行整体修缮,四楼对外租赁区域(记者注:即目前的格乐利雅婚庆公司人民广场店)也在本次修缮范围内,租赁合同的截止日期为2018年12月31日”。虽然这三份材料均表明,格乐利雅婚庆公司从今年开始不能在音乐厅办婚礼了,但是消费者从该婚庆公司得到的反馈却是“婚礼可以如期举办,只是需要时间和音乐厅进行协商”。

 

  对此,上海音乐厅方面表示,这种保证是婚庆公司单方面的行为:“我们所有的声明在半个月时间内都已通过媒体向公众告知。音乐厅从2019年3月份开始进行修缮,到时候整个建筑都会封场,成为工地,没有进行婚礼的可能性。”

 

  3月份才进行修缮,是否意味着1、2月份预定的婚礼可以照常举行呢?“这个不是场地的问题,是我们的合约已经终止了,音乐厅给了他们10天的搬场时间,一切都要按照合同执行,如果不按照合同就是违约,音乐厅会按照相关合同处置,也会通过法律手段进行交涉。(需要说明的是),涉租房屋一定要在规定期限内收回,没有商量的余地。”音乐厅上述工作人员说道。

 

  消费者提出:为何上海音乐厅是和上海苏荷音乐茶座餐厅有限公司签订的合约,但场地的实际使用方却是格乐利雅婚庆公司?这三方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

 

  上海音乐厅上述工作人员解释道:“我们在公告和声明中也提到了我们的关系,租赁合同是2014年上海音乐厅和上海苏荷音乐茶座餐厅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苏荷公司)签订的,现租赁区域是由苏荷公司与上海格乐利雅文化产业有限公司(原名上海艾瑞思婚庆礼仪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格乐利雅”婚庆公司)合作对外提供婚庆服务。

 

  这次上海音乐厅不再续约的决定,是否提前告知过承租方?“我们早在2017年就告知过苏荷公司,在去年12月31日期满之后,将不再与他们续期租赁合同了。当时考虑到了婚庆行业的特殊性,还特意在2017年2月,在合同中增加了补充条款,即鉴于双方合同期限及婚礼签约的特殊性,乙方不可对外签订场地使用时间在去年12月31日之后的合同。(此处乙方指苏荷公司)。”

 

  上述信息格乐利雅婚庆公司又是否知情呢?对此,上海音乐厅方面表示,因为上海音乐厅的租赁合同是与苏荷公司签署的,所以音乐厅也只与苏荷公司进行业务方面的接洽沟通,至于苏荷公司与格乐利雅婚庆公司之间的合作状况,音乐厅方面并不知情。

 

  格乐利雅婚庆公司目前仍在向消费者承诺2019年可以在上海音乐厅如期举办婚礼的行为,音乐厅方面表示,“对这种不守合同契约、欺瞒消费者的做法十分气愤”。

 

格乐利雅婚庆公司:早知不能办婚礼,就不可能花几千万元装修

 

  昨天,对于合同到期、音乐厅要进行修缮一事,格乐利雅婚庆公司的工作人员席先生表示,格乐利雅此前并不知情。席先生称,他对此也感到很惊讶,并不知道上海音乐厅和苏荷公司在2017年2月签订有补充协议。

 

  “我们也是突然接到这个消息的,是上海音乐厅去年12月25日来贴告示的时候,我们才知道这个事情的,真的很突然。”席先生说,“我们店是2017年5月开业的,与苏荷公司是合作关系,如果我们早就知道2019年就不能办婚礼了,我们怎么可能花几千万元来装修,不可能就为了做一年多的生意吧?”

 

  那么究竟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是上海音乐厅告知不到位,还是合作方苏荷公司没有告知?格乐利雅和苏荷公司的合作关系,究竟是怎样的形式?

 

  对于这些问题,席先生均表示不便告知,具体情况也在在核实当中,后续也会通过法律途径维权。

 

  鉴于各方均不愿提供苏荷公司的联系方式,记者随后通过“天眼查”找到了苏荷公司的电话。电话接通后,相关工作人员自称“这里是办公室”,但当被问及与上海音乐厅合约到期一事,对方称“不知道”,随即挂断电话。

免责声明: 本站部分内容、观点、图片、文字、视频来自网络,仅供大家学习和交流,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如果本站有涉及侵犯您的版权、著作权、肖像权的内容,请联系我们(0536-2986556),我们会立即审核并处理。
网友评论
专访新生儿摄影师桃子
专访新生儿摄影师桃子
很多黑光图库的网友对桃子老师一定不陌生,他的作品总是给人一种幸福温馨的感觉…
专访修图师溪溪
专访修图师溪溪
伊人如画,岁月如歌,一幅幅充满灵秀之气的古风人像摄影作品均出自修图师溪溪之手…
专访儿童摄影师吉祥
专访儿童摄影师吉祥
到儿童摄影,呈现在大家脑海里的一定是富有感染力的笑容和天真可爱的表情…
专访安文超修图培训机构
专访安文超修图培训机构
学习仅仅是技术进步的开始,只有不断的努力和探索才让充实自己,让自己离目标更加的接近…
专访数码师范文杰
专访数码师范文杰
他在这个行业已经工作十余年了,他见证了摄影从胶片时代到数码时代的过度…
专访摄影师晓俊
专访摄影师晓俊
人生没有捷径,也没有高速路,想要做好任何一件事情,都是不容易的…
专访摄影师霖灏
专访摄影师霖灏
我们请到了“五月映画”工作室的摄影师,当然也是这家工作室的创办人,霖灏…
专访中国金夫人集团总裁周生俊
专访中国金夫人集团总裁周生俊
一位在人像摄影行业辛勤耕耘49年的和蔼可亲的长者,取得的辉煌让他在行业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