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像摄影学会合作媒体

摄影师帮难民儿童P上梦想 网友:这才是PS真正的意义
转载自:北京网 2018-02-25
分享到:

摄影师帮难民儿童P上梦想 网友:这才是PS真正的意义

  四位来自荷兰的摄影师,收拾了行李,走遍欧洲五个不同的国家去会见了很多难民儿童。同时向这些孩子们提出了关于未来、希望和梦想的问题。

  答案令人难以置信的有趣和感人,就像他们从不曾经历过那些可怕的事情一样。一个孩子想成为空姐,另外一个孩子想成为一名记者;有人梦想拥有超级大国来结束叙利亚战争,还有人像拥有一个以哈利·波特为主题的生日聚会,或者只是整天追逐蝴蝶玩耍……

  摄影师在听完孩子们的故事后,为他们拍摄了一张照片,在这张照片中,那些美好的愿望和梦想都实现了。

  “我只坐过一次飞机,那是我们从索马里到这里的时候。在飞机上,我兴奋的始终觉得有蝴蝶在我胃里飞。当我们到达机场时,我终于又见到了爸爸。我很久没有见到他了,于是跑到他身边,紧紧地拥抱着他。过了一会儿,我看了一部关于空姐的电影,那位空姐长得太漂亮了,所以我决定也要当一名空姐。去旅行,去巴黎,感觉有蝴蝶在我的肚子里。”

  ——Manaal,14岁,来自索马里(照片拍摄于阿姆斯特丹,荷兰)
 

摄影师帮难民儿童P上梦想 网友:这才是PS真正的意义

  “我正好七岁。我出生在索马里。我在德国,快一年了,我喜欢这里。我姐姐和我都喜欢玩,我们都喜欢“冰雪奇缘”。我在学校学德语,我很喜欢。我最大的梦想是有一天拥有一辆自行车。这里的设施,我们有自行车,但我想我自己的自行车。也许那时,如果我骑自行车真的很快,我就可以飞了。”
——Marianne,7岁,来自索马里(照片拍摄于柏林,德国)


摄影师帮难民儿童P上梦想 网友:这才是PS真正的意义

  在阿富汗,我踢足球,在德国,我也踢足球。在我的生活中,很多事情都改变了,但踢足球却保持不变。
“当早上醒来,我想到的是足球。晚上睡觉,我还想着足球。在阿富汗,我踢足球,在德国,我也踢足球。在我的生活中,很多事情都改变了,但踢足球一直没变。大多数时候我和我的叔叔和哥哥一起玩。但比赛时,他们都想成为得分的人而不愿意传球。这也是为什么我不总是喜欢和他们在一起。对我来说,谁得分并不重要,有人进了球,全队得分获得胜利更加重要。”

  ——Shoaib,11岁,来自阿富汗(照片拍摄于柏林、德国)


摄影师帮难民儿童P上梦想 网友:这才是PS真正的意义

  我从2009年从索马里来到奥地利,所以德语不是我的第一语言。一位老师告诉我,如果德语不够好,我就不能继续高中教育,而不得不开始工作。与时我更加努力地学习,读了很多德语书籍,语言水平得到了很大提高,因此能够继续现在的学业。我现在上夜校,希望今年能毕业,这样就可以上大学了。我不知道想学什么专业,但我想找一份有意义的工作。在斋月期间,我自愿去孤儿院和疗养院与那里的人们交谈和玩耍。这样能体会到了帮助别人的意义。我希望人们能相处得更好,彼此倾听,欣赏不同的观点。小时候我一直梦想着过生日。我是哈利·波特和蝙蝠侠的忠实粉丝,我想举行这样的主题晚会,我的朋友们会穿着打扮出席。在索马里,庆祝生日是很少见的,所以我从来没有过生日聚会。很快我就要20岁了,尽管举办主题生日聚会可能已经太老了,但我不在乎。我仍然希望有这样一个生日聚会。我会邀请我所有的朋友来参加。在生活中,我学会了跟随自己的心。我姐姐总是说,你是墨水,生活是一本书,你必须写自己的故事。”

  ——Khalid,20岁,来自索马里(照片拍摄于奥地利,维也纳)
 

分享
朋友圈
新浪微博
QQ好友
QQ空间
免责声明: 本站部分内容、观点、图片、文字、视频来自网络,仅供大家学习和交流,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如果本站有涉及侵犯您的版权、著作权、肖像权的内容,请联系我们(0536-2986556),我们会立即审核并处理。
网友评论
专访摄影师晓俊
专访摄影师晓俊
人生没有捷径,也没有高速路,想要做好任何一件事情,都是不容易的…
专访摄影师霖灏
专访摄影师霖灏
我们请到了“五月映画”工作室的摄影师,当然也是这家工作室的创办人,霖灏…
专访摄影师肖宇
专访摄影师肖宇
因为美术,而爱上摄影,因为错过了自己的原有的梦想,而走上的摄影的道路…
专访中国金夫人集团总裁周生俊
专访中国金夫人集团总裁周生俊
一位在人像摄影行业辛勤耕耘49年的和蔼可亲的长者,取得的辉煌让他在行业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