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像摄影学会合作媒体

VPhoto CEO 曹玉敏:智能硬件+云平台,用摄影凝视世界
转载自:动点科技 2017-12-06
分享到:

VPhoto CEO 曹玉敏:智能硬件+云平台,用摄影凝视世界

  “摄影是一种凝视,是我们记录这个世界的方式,摄影可以让人类改变对这个世界的认知”,这是 VPhoto 团队对摄影的理解和感悟。VPhoto 聚焦于摄影价值洼地,通过技术创新衍生出影像行业的新物种。

  几个月前,国内最大的即时影像共享服务平台 VPhoto,接到了阿里巴巴年会的图片直播任务,阿里年会 6 小时首层浏览量为 490 万;而在刚刚过去的天猫“双十一”晚会上,再次采用了 VPhoto 图片直播的方案,包括主控台、媒体中心、内场、外场所有场景都可以看到 VPhoto 摄影师的身影。

  VPhoto 创始人兼 CEO 曹玉敏女士既不是专业摄影师,也不是技术出身。从服务于世界 500 强企业亚太区的资深财务高管,竟要辞职创业,从 0 开始,看似冒失地涉足影像行业,其实一切都源于自己的切身经历。

  她是连婚纱照都没拍过的人。六年前,曹玉敏一心向全球 CFO 迈进的时候,自己的第二个宝宝意外来到她的身体中。她很纠结,因为一旦生了孩子,职业前途会受到不小的影响。但当她从胎儿写真看肚子里的宝宝在跟自己招手微笑时,心情非常复杂。

  “首先我特别自责,作为一个母亲我怎么会对一个这么活生生的生命如此漠视?我也非常内疚,在于当时我有个大宝已经七岁了,我突然想起七岁的孩子,我怎么对他成长的记忆没什么印象?几乎没给他拍过什么照片,因为我要满世界飞。”

  开朗健谈的曹玉敏突然沉闷起来,她开始重新思考人生,或许是这些年亏欠孩子太多,所以他把美国胎儿摄影首次引入国内,并和云计算结合。

  她在上海支起了摄影工作室,整个过程业务发展的很顺利,也出乎她的意料,“在不花广告费的情况下全部靠着老客户传播,自发传播。”

  然而,随着业务规模的扩张,工作室从一家发展到三家,摄影师从几个到几十个,曹玉敏遭遇了行业内的老大难问题:多店的情况下,大量的照片如何流转,照片处理的速度如何提高?

  当时,她雇用了一名司机,每晚马不停蹄地流转于 3 家工作室,收取 U 盘和移动硬盘,再全部交由后期数码中心,第二天早上又要练忙把一周之前处理好的照片,送回各个工作室,等待顾客上门领取。

  即便如此,曹玉敏依然挨了顾客的骂。不仅是因为成片的过程漫长,而且在照片流转过程中,难免会弄错,而且这种错误特别多。
 

VPhoto CEO 曹玉敏:智能硬件+云平台,用摄影凝视世界

  长久以来,传统摄影行业传输上非常低效。用户从拍片到选片,需要等待 3 天以上。照片文件格式过大,高度依赖人工的上传和下载,或是数据拷入 U 盘,进行“人肉”运输。数据丢失、损毁的情况频发。

  “影像行业并不是我们想象地那么简单,整个流程当中充满了文件夹。摄影师按下快门,把储存卡拔出来,导照片,在新建文件夹写上客户名字和他自己的名字,再写上门店的一名字,把这个动作通过 QQ 或者是司机送传到后期处理中心,数码师下载下来自己建个文件夹,修好照片再建个文件夹,交给门市销售,销售发给客户,客户说不行修一下,再建个文件夹,这样会导致无数种错误,什么样的错误都有。”作为老板,摆在曹玉敏眼前的两条路,要么放弃,要么寻求改变。

  曹玉敏宽慰自己说到,反正自己是外行人,各行各业都有突破口,索性自己不破不立。于是曹玉敏和丈夫陈文辉从 2012 年开始,尝试做了一套“让照片飞”系统,尽量避免一系列的人工环节。这套系统与公司内部的门店、摄影师和修图师联通,成为了 VPhoto 的雏形。

  凭借这套系统,曹玉敏有了做基础设施流程再造和影像平台的想法,但这不像那个工作室系统这么容易,“因为你要做平台的时候,你要适应更多的拍摄类型”,譬如婚纱摄影、建筑摄影、体育赛事等,以及更多拍摄类型和拍摄的场景。

  所以,影像行业门槛很高,这就是为什么这个行业没有出现巨头,或者是响当当的品牌。看似是简单地按下快门,但实际上照片的质量和数量非常庞杂。怎么让照片拥有更快的传输速度,这就需要在智能硬件和影像行业云端进行不断迭代。

  VPhoto 打造了智能硬件+云平台的自动化流程,是目前影像行业仅有的底层数据闭环的平台。当专业摄影师按下快门,图片就自动传输到云端,由数码师进行修片处理后,上传至云相册供现场用户浏览和分享。全过程只需 5 分钟。照片进入云端后,用户只需扫描二维码,即可进入相册中浏览,还可以一键分享到社交平台。

  VPhoto 不仅满足客户随时随地查看取用照片的需求,还提供一系列定制服务,既满足客户的个性化审美,也可稳定实现大规模的放量需求。作为图床,VPhoto 可为客户提供十几种规格的图片发布和归档。专业的客服对接,将更精确地勾勒用户需求,灵活调整修片程度和风格等。

  VBox 作为 VPhoto 自主研发的专利产品,适配于市面上主流的单反相机,并接受了牙克石零下 40 度的气温,和公海上几乎网络无覆盖的拍摄传输等极端考验。这款便携智能硬件,具备增强网络传输、异步自动上传、优化图片格式等功能,只需接入相机,即可将拍下的大图用最快速度传到云端。然后修图师会进行图片的处理工作,最后将符合条件的照片呈现于用户。

  峰瑞资本 在 2015 年底对 VPhoto 进行了天使轮投资,其创始合伙人李丰觉得 VPhoto 有意思的一点在于,其在搭载整个服务流程再造的时候,用到了一部分智能硬件、一部分软件服务、一部分线下实体服务的服务后循环,这是一个完整的闭环。

  曹玉敏回忆起初代 VBox,她直言外观其貌不扬,而且摄影师普遍反馈发热现象严重。于是团队快马加鞭研发出了第二代产品,图像处理模块用高端手机方案代替,解决了发热的问题,新的问题又显现出来。

  “第二代有两个组件,因为当时资金有限,也没有大工厂愿意接小量订单,只能全部依靠手工组装”,陈文辉和另一创始人带着几个兄弟,用热熔胶把两个组件粘连起来,裹上黑胶布,又把白色的盒子涂成像黑色的设备一样。每逢过机场安检这个设备就会被识别为疑似爆炸物。

  后来,经过团队逐步摸索,从 V1 版本到 V4,以至于最新发布的 V5 版本,在智能硬件进化的同时,VPhoto 还为影像行业定制了自建行业云。在云平台上可以看清产生分工,摄影师只负责按快门,修图师可以穿着睡衣在家与现场的摄影师进行协同工作。
 

VPhoto CEO 曹玉敏:智能硬件+云平台,用摄影凝视世界

  在今年双十一天猫晚会上,vBox V5 正式亮相,这款影像传输便携智能硬件由国内一线 ODM 厂商为 VPhoto 生产,其搭载了 64x 四核处理器,性能是 V4 的 4 倍,满足旗舰相机的高速连拍,并适应任何状态下的网络环境,单块电池续航达 36 个小时。

  曹玉敏表示,VPhoto 通过云平台实现了行业效率提升 300 倍以上。“一个平台必须有巨大的承载能力才能叫一个平台,之后还要能提供稳定的、标准化的输入。”时至今日,VPhoto 平台上的摄影师和修图师已经超过 3000 名,已经服务了 87 个国内城市以及 16 个海外城市,单日并发达到 150 单,平台的承载力在 3000 单以上。

  从 2012 年上海小洋楼工作室里的“让照片飞”,再到 2015 年 VPhoto 成立,次年 3 月份正式上线。有一句话,创始团队一直在讲:这个世界上没有捷径,没有超记录的说法,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最开始很多人认为 VPhoto 只是单纯的摄影机构,但现在很多人才逐渐了解,VPhoto 是影像领域的滴滴,摄影师和修图师扮演司机的角色,与 VPhoto 是签约关系。

  在 VPhoto 上海外滩的办公室,挂着“品质”二字,曹玉敏认为,做平台最重要的核心,就是在保证品质的情况下放量。

  从创业伊始直至今日,VPhoto 已经累计拍摄了 5000 多万张照片,访问总次数已经超过 57 亿次。今年的业务和 2016 年同比增长了 10 倍。服务场景囊括婚礼跟拍、旅游、商务肖像、房产、演出、公关会晤活动、个人生日派对等。服务对象包括世界 500 强、中国互联网头部公司、时尚界娱乐圈、公益组织等。

  曹玉敏认为,影像领域是数千亿的市场,市场蕴含着巨大能量,VPhoto 的在过去一年的成长迅速,堪称“速度派”。其先后完成了 4 轮新增融资,总额近 1 亿元,投资方包括峰瑞资本、青松基金、东方富海、磐石资本、华文创投等。
 

分享
朋友圈
新浪微博
QQ好友
QQ空间
免责声明: 本站部分内容、观点、图片、文字、视频来自网络,仅供大家学习和交流,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如果本站有涉及侵犯您的版权、著作权、肖像权的内容,请联系我们(0536-2986556),我们会立即审核并处理。
网友评论
专访摄影师肖宇
专访摄影师肖宇
因为美术,而爱上摄影,因为错过了自己的原有的梦想,而走上的摄影的道路…
专访中国金夫人集团总裁周生俊
专访中国金夫人集团总裁周生俊
一位在人像摄影行业辛勤耕耘49年的和蔼可亲的长者,取得的辉煌让他在行业里…
专访化妆造型师余爱
专访化妆造型师余爱
余爱,国家高级化妆讲师,中央电视台化妆师,中国新娘饰品高级定制人…
专访摄影师张醒
专访摄影师张醒
他在这个行业十五年之久,他见证了摄影从胶片时代过渡到数码时代…